惜枝

快新露米茂智古虚德哈丝路。随意涂涂抹抹的家伙,勾搭起来好吗!

【茂智】(3)坠落,然后坠落

最后的结果是,除了小茂喝完了汤以外,所有精灵的精灵仅仅吃一边了剩下的树果。

 

小智硬逼着他喝下去的理由是,这锅东西里面加入了很多打碎的蓝橘果,可以更快恢复体力,对他这样受伤又昏迷的人来说最需要。

 

味道变得奇奇怪怪好像是因为除了蓝橘果外,又放了一些别的树果,味道冲撞后导致色香味都变得很糟糕。

 

嗯,而且所有蓝橘果都被他用掉了。

 

小茂即刻就收回了刚刚难得施舍出去的几分欣赏之情。

 

还是无药可救的白痴一个。

 

……

 

不过,人最难能可贵的恐怕就是守护好这样真实简单的自己了吧。

 

恰恰这点小智就可以做得比任何人都成功。

 

透过他的双眼,可以看到那么干净的灵魂正在奔放热情地燃烧绽放,这份自始至终的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要羡慕和守护。

 

话说回来。

 

就算小智不硬逼,小茂也会自己喝完的。

 

恢复体力是真没错,坠落瀑布的时候,在沉入水底的撞击中好像有一只胳膊脱臼又骨折了,蓝橘果,或者说其他什么混在里面有助于治愈的树果也好,在此刻都是身体需要的。看来小智在这方面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当然再说了,好歹是小智辛苦煮出来的东西,味道再恶心吧……给个面子也没什么。

 

“真难喝。”小茂又呷了一口,理性地批判道。

 

口感黏糊糊的,有渣儿,各种果味里还混着股塑料的味道,苦涩之余蕴着股诡异的回甜,怀疑锅底烧糊了。

 

“嘁!哪有你们说的这么夸张,我觉得还行啊!”小智不服气地夺过小茂手里的碗仰头喝了一口——

 

他两颊塞得鼓鼓的,一瞬间脸都要绿了,跳脚硬是忍着不吐出来,强撑着咽也咽不进去。

 

幼稚死了。

 

“唉……”小茂轻叹一声从小智手里拿回自己的碗,徐徐吹着气儿轻抿了一口,动作十分优雅,“就当是苦口良药吧。”

 

没有能够抗争到底的小智还是冲到洞口去吐了一地。

 

“……”

 

回来后小智十分挫败,估计刚刚为了咽进去那汤有点用力过度了,吐得也很用力,双眸都若隐若现覆上一层水汽。

 

“女性常做的事情你一向不大擅长。”小茂这么安慰了他一句。

 

“……”小智深沉反思着刚刚自己的精灵没一个愿意碰自己的汤的画面,啊,果然好挫败。

 

“虽然我很想真诚地劝你以后好好练厨艺。”

 

小智抬头看向小茂。

 

“可是我知道你这么笨,反正也学不好,所以还是算了吧。”小茂凉凉的嘲讽,小智生气跳起来时的样子莫名让他心情很好。

 

让我喝这么恶心的汤,这点报复是当然的啊。

 

自白银大会输给小智后,小茂很少会这么故意的再去挑衅激怒小智了。两人见面机会本就不多,小茂也独自进行了不少自我检讨与调整。

 

至少对他要更好一点吧。

 

当以一个更加成熟冷静的形象面对小智时,会发现对方其实也没自己以前想的那么一无是处,说实话,也在一步步迅速地成长着。

 

不知什么时候会发现,他已经追上自己的脚步,或者说,可能不知在何时已经比自己先一步跨大步伐奋力跑了起来。

 

随着这样的成长二人都在进步着,甚至愈走愈远时,反而有些不确定那样客气的相处模式是否会拉远曾经这么亲密的关系。

 

偶尔像以前那样打击一下他,就会感觉就像不管分开多久二人的相处模式也丝毫没受到任何影响。


评论

热度(33)